未分類

你懂什麼是愛嗎?


你懂什麼是愛嗎?

開始的開始總是甜蜜的。
後來就有了厭倦、習慣、背棄、寂寞、絕望和冷笑。
曾經渴望與一個人長相廝守,後來,多麼慶倖自己離開了?
曾幾何時,在一段短暫的時光裏,我們以為自己深深的愛著的一個人。
後來,我們才知道,那不是愛,那只是對自己說謊。
  
你以為不可失去的人,原來並非不可失去。你流乾了眼淚,自有另一個人逗你歡笑。
你傷心欲絕,然後發現不愛你的人,根本不值得你為之傷心。
今天回首,何嘗不是一個喜劇?情盡時,自有另一番新境界,所有的悲哀也不過是歷史。
  
愛情總是想像比現實美麗,相逢如是,告別亦如是。
我們以為愛得很深、很深,來日歲月,會讓你知道,它不過很淺、很淺。
最深最重的愛,必須和時日一起成長。
  
因為愛情的緣故,兩個陌生人可以突然熟絡到睡在同一張床上。
然而,相同的兩個人,在分手時卻說,我覺得你越來越陌生。
愛情將兩個人由陌生變成熟悉,又由熟悉變成陌生。
愛情正是一個將一對陌生人變成情侶,又將一對情侶變成陌生人的遊戲。
  
相信愛情可以令一個人改變,是年輕的好處,也是年輕的悲哀。
浪子永遠是浪子。令男人改變的,也許是上帝的愛或者佛祖的慈悲,但絕對不會是女人。
最不宜結婚的是浪子,最適宜結婚的也是浪子。
往往不是女人改變一個浪子,而是女人在浪子想改變的時候剛好出現。
  
男人的一生,不過對女人做兩件事:超乎她想像的好和超乎她想像的壞。
女人用他的好來原諒他的壞。如果有一天他們不能在一起,不是他太壞,而是她太好。
我們一生之中,要牢記和要忘記的東西一樣多。記憶存在細胞裏,在身體裏面,與肉體永不分離,要摧毀它,等於玉石俱焚。
然而,有些事情必須忘記,忘記痛苦,忘記最愛的人對你的傷害,只好如此。
  
時間會讓你瞭解愛情,時間能夠證明愛情,也能夠把愛推翻。沒有一種悲傷是不能被時間減輕的。
如果時間不可以令你忘記那些不該記住的人,我們失去的歲月又有什麼意義?
如果所有的悲哀、痛苦、失敗都是假的,那該多好?可惜,世上有很多假情假義,自己的痛苦、失敗、悲哀,卻偏偏總是真的。
愛情和情歌一樣,最高境界是餘音嫋嫋。最淒美的不是報仇雪恨,而是遺憾。最好的愛情,必然有遺憾。
那遺憾化作餘音嫋嫋,長留心上。最淒美的愛,不必呼天搶地,只是相顧無言。
  
失望,有時候,也是一種幸福。因為有所期待,才會失望。遺憾,也是一種幸福。
因為還有令你遺憾的事情。追尋愛情,然後發現,愛,從來就是一件千回百轉的事。
最浪漫的愛是得不到的。
最浪漫的情話,是當哪個已經跟你分了手的人打電話來問:”你好嗎?”你稀鬆平常地回答:”我很好。”而其實你還愛著他,你一點也不好。
  
男人偽裝堅強,只是害怕被女人發現他軟弱。女人偽裝幸福,只是害怕被男人發現她傷心。
諾言是用來跟一切的變幻抗衡。變幻原是永恆,我們唯有用永恆的諾言制約世事的變幻。
不能永恆的,便不是諾言。諾言是很貴的,如果你尊重自己的人格。
愛是有安全感,又沒有安全感。愛是一種震撼,也是一種無力感。愛是誘惑,也惟有愛能給你力量抗拒誘惑。
愛是忠誠,可是愛也會令你背叛。
  
在最有感覺的時候,她沒有停下腳步,那麼,也不必在一起走完那段路之後,回頭去尋找那些散落在地上的感覺,路已經走完。
愛情中最傷感的時刻是後期的冷淡,一個曾經愛過你的人,忽然離你很遠,咫尺之隔,卻是天涯。曾經轟轟烈烈,曾經千回百轉,曾經沾沾自喜,曾經柔腸寸斷。
到了最後,最悲哀的分手竟然是悄無聲息。
  
有相逢就有別離,可是每個人都害怕別離。大家都知道,最後一次的別離就是死亡。我們口裏說”天下無不散之宴席”,心裏卻捨不得喝掉手中的酒,還想再唱一支歌,再唱一支歌。
妳可不可以不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