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類

太正點必看Fw: [轉錄][埋名] 八掛 我在獄中碰到的事


> 我最近做了一個夢 …
>
> 這件事隱藏在我心裡很久了
>
> 想來想去還是波在匿名版比較安全一點
>
> 夢裡面,我是一個很幸福的男生,有一個很要好的女友
>
> 我們交往七年,我準備向她求婚
>
> 但是 … 看到這裡應該就知道,發生了什麼事了
>
>
沒錯,她變心了,在我們相識將滿第八年的時候,在我準備提早回家給她驚喜的時候
>
> 我看到了那一雙不該出現的鞋子
>
> 由於我小時候跟著隔壁鄰居一個怪怪的老先生學過中國功夫
>
> 對擒拿小有研究
>
> 所以那個混蛋自然三兩下就被我給扭斷了雙手
>
> 但沒想到他是個混蛋有錢人,唉,我跟我女朋友也沒有正式關係
>
> 自然因傷害罪就被黑入獄六個月
>
> 我雖然是台北人,不過服刑的地點卻是在台南的六 X 監獄
>
> 準備好簡單衣物入獄服刑時,心情沒有像當兵前那樣緊張
>
> 因為我的心已經死了
>
> 坐著囚車進入監獄大門時,我想起了許多港片的片段
>
> 我是住在孝舍,一進去就有一個刺著一條五爪金龍的人摟住我
>
> 說不怕是騙人的,因為有功夫根本沒用
>
> 當下我只知道縮緊屁眼,因為我看起來就像是個白面書生
>
>
那位就稱龍哥吧,他一看到我就問:喂,怎麼來的,老實講,不要說謊(台語)
>
> 我看他旁邊很多小弟蹲著,就知道是位大人物,我也老實跟他說
>
> 「幹!」,他用力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,我整個人魂都快飛了
>
> 「我欣賞你,我進來也跟你差不多,只不過我把那個男的給砍了,哈哈哈哈」
>
> 原來龍哥之前的女人被他的手下給調戲,只因為這樣,他就把那個男的給砍了
>
> 龍哥說,不能保護女人的男人,連當人妖都不夠格
>
>
看著龍哥,我心裡那種不安也隨即消失,每個人入獄都會有故事,不論是真的假的
>
> 但可以保證的是絕對不是每個入獄的人都是社會的敗類、是無藥可救的壞蛋
>
> 起初一個星期,我都跟著龍哥,也學習一些監獄的基本規矩
>
> 但是有趣的是,每個人身上幾乎都會有刺青,我以為是有刺青感覺比較殺
>
> 龍哥笑了笑說,到時我就知道了
>
>
到了第一個星期天會客日,我叫我父母不要來,因為我不希望他們看到他們的兒子現

>
> 許多人也是沒有親友會面,但並不是不想,這又是一堆傷心的故事
>
> 這天我跟龍哥到孝舍後方的運動場,很多人聚在那邊
>
> 湊過去看,哇!是小型的擂台 PK,各舍都會的人都會派出一名上前 PK
>
> 龍哥說,贏的人沒有什麼獎品,但是可以在身上刺青
>
> 刺青的那個人是無期徒刑,至於原因就不需要再講了
>
> 說也奇怪,很多犯人在獄中,你都不覺得他是會犯罪的人,就好像在當兵一樣
>
>
這位刺青的(青先生),筆工真是一流(筆怎麼來?老鳥要帶東西進來很簡單啦)
>
> PK 初勝的先選一隻動物,每贏一場就可加一些裝飾品
>
> 譬如選蛇(龍跟虎只有輩份大或是受人尊敬的才可選),一開始只是一條蛇
>
> 每贏一次可能會加爪、光輝、帽子
>
> 然後你可以回去跟人炫耀,畢竟在獄中沒什麼事
>
> 但刺青也有規矩,譬如刺小白兔還是 Kitty 貓 or
小叮噹,就代表你要注意有沒有
肥皂
>
> 刺兩個動物以上或是花花的,別人一看就知道你是不懂規矩的小白
>
> 在這裡,只有青先生的刺青是指標
>
> 我因為才六個月,自然不想跟他們瞎攪和,當俗仔看戲就好
>
> 而這種打架獄方不會管,因為讓犯人發洩體力也是好事
>
> 這種比賽也不會出陰招或是不留情,因為名聲臭了也不好過
>
> 就在第三個月
>
> 忠舍來了一個痞子,聽說是 X X 之狼
>
> 一入獄就愛跟人攀關係,還喜歡炫耀自己的「豐功偉業」
>
> 龍哥知道這件事早就想教訓他了
>
> 就在當週星期天,他叫忠舍的人把他給拱出來,要好好招待他
>
> 沒想到這傢伙是不知道什麼盃的柔道冠軍,一個掃堂腿就把龍哥給掃到地
>
> 接下來一路壓著龍哥打,贏了之後
>
> 一群牆頭草都靠到他那邊去討好關係
>
> 我一看再也忍不住了,跳出來就要幫龍哥出氣,也許是他看我好欺負太大意
>
>
比賽一開始我一個箭步上前就扣住他的門脈,接下來側身一轉,他就像隻鵪鶉了
>
>
青先生見狀高興地要在我身上刺隻老虎,龍哥說這是我應得的,於是我就答應了
>
>
接下來幾個星期也有很多人跟我挑戰,我都順利打贏,身上那隻老虎也越來越威風
>
> 在獄中我的待遇幾乎跟龍哥一樣,龍哥也很大方地跟我分享這份優惠
>
> 有一天,獄方宣佈我們隔壁棟的仁舍因為改建所以要暫時跟我們合併孝舍
>
> 合併也可以說是另一種新生報到的儀式,但老大只有一個
>
> 所以龍哥也在想要怎麼給對方一個下馬威,先建立起威信
>
> 就在晚上七點多孝舍的人終於來了,帶頭的是個看起來約 170
瘦瘦戴眼鏡的男生
>
> 龍哥跟我看一下眼,我知道,他覺得仁舍的老大看起來應該很好對付
>
> 龍哥也大方地走上前迎接
>
> 「碰」
>
> !?龍哥跪了下來!?
>
> 我只看到龍哥一看到仁舍那位老大胸前的刺青就立刻跪了下來
>
> 我不了解是為什麼,我在獄中好歹也是個常勝將軍,我的老虎不見得會輸給他
>
> 於是我跟著往前走,就看那個仁舍的老大瞪我一眼 …
>
> 不豪洨,就是一股壓力從頭上給你灌下來
>
> 我整個半跪在地上,我使盡最後一點力氣抬起頭來看他的刺青
>
> 左邊是隻小老虎,右邊是隻鴨子
>
> 這什麼,畫的亂七八糟,還畫兩隻,根本是個小白,怎麼當老大
>
> 他一看我頭抬起來,跟我說:
>
> 「被我一瞪能抬起頭來的不多,你應該是新來的,看看我刺青怎麼唸」
>
> !?老虎 … 鴨 … 後 … 阿 … 嗯,找不出什麼關連,難道是英文?
>
> Tiger … Duck … 幹!
>
> 頓時一個念頭閃過,我立刻磕了三個響頭
>
> Tiger Duck … 台科大 …
>
> 尊爵、不凡、台科大
>
>
他笑了笑,扶起了我說:「天大地大台科大,有天有地的人就是我們台科幫的」
>
> 突然一股暖暖的感覺,在我眼框裡打轉 …
>
> 就在這時,我醒了 …
>
> 這依舊只是一個夢 …